散文欣赏网门户网站
WWW.BJSC8848.COM

古镇老街

 我的老家在蔺市,蔺市是一个古镇,人们叫它君子古镇。

 

听说故时这里民风淳厚正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且人人都有君子之风因而叫做君子古镇。古时此地的民风如何已无从考究,但我自小见惯了邻里之间互送些别家没有又正当时令的新鲜瓜果蔬菜,以及稀罕的山珍之类;遇到急需使用手边又没有的工具一类,大家也都乐意互相的借一借,归还工具的人也总会带上点小回礼表达谢意。

 

古镇在长江边上,曾经也是一个漕运兴盛的水码头。就在二十多年前两三岁的我都还乘坐过从丰都到蔺市的客运船。那时还没有三峡大坝,江边有片不小的沙滩,我还可以在码头附近的沙滩上放小燕子和猫头鹰风筝。我记忆中的沙滩并不是海边沙滩的那种黄色,而是灰色,大概是河沙和海沙区别罢。

 

古镇的梨香溪与长江的交汇处有一座古石桥,叫龙门大桥。龙门大桥是一座宏伟别致的拱形石桥,桥体共有两条龙。两条石龙极具威压,头有犄角,且身上雕有镂空的环形花纹和出水的动态网状水络,到有几分像腾出水面的毒蛟龙。基于我所知道的古镇多年来风调雨顺,一派和谐宁静的态势,想来就算真是毒蛟龙,料也应是靠自身修德行善而成的龙。桥的每一头都各有两个石刻的小狮子守在桥面的两端,石狮子背上刻有锁链环至胸前的胸甲处,精致中透出不凡,只是可惜历经岁月风雨,蚀得厉害,头部细节神态已经看不出了。桥面有过水孔,记得有些年发大水的时候,水曾经淹没过桥面,人们就趁水还不深的时候扒着桥过梨香溪。后来修筑三峡大坝,这座古石桥留在原处就会被长江水淹没,永沉江底。多好的古石桥!总之最后决定,龙门大桥不能就这样没了,要想办法给它搬家。于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开始了,龙门大桥的桥石被按次序拆下编号,以待慢慢地在古镇上地势高一些的合适地方复原。映象最深的是刚开始拆龙门大桥的时候,我正在念小学,每条中午回家吃饭的路上总能看见堆放在路旁空地上的,从桥上拆下的用红油漆还是其他什么编了号的大石块。那时候还很担心,生怕这桥复原不回去,怕有新的水泥和其他的人为施工痕迹,又总觉得搬迁过的龙门大桥就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龙门大桥了。听说拆桥的过程中,施工的人曾拆出过一条白色的大蛇,而且还是有脚爪的,无人敢伤害它,任它顺着江水走了。

 

小学的时候为了照看我念书,省去我每天上学奔波的路程,父母在蔺市镇上的水厂里租了一个地方。外婆和我住在那里,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外婆做美文摘抄90字左右的饭菜很香,是我很快乐的一段时光能治愈人心的简短句子。住的地方是一座二层的老砖房,院子里杂草丛生,无人打理,房子也很旧,有爬山虎,绿漆的旧木框窗户,好在砖房结实,不漏水。我和外婆住在二楼,采光还算可以,一楼还有一户人家。后来住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一楼住的是一对父子,楼下住的小男孩就是我小学时代的同桌兼暗恋对象。我两基本上都是整个学校和班里去的最早的孩子,去早了没钥匙开教室门,就靠他翻窗户进去给开门。有时他先出门便在楼下叫我,若我还未收拾妥当便不等我。有时我先出门,没碰上他便也不等。因为从不曾约好,偶然遇上的时候就觉得格外的凑巧和欣喜。有时间为了不在早上出门的时候遇上,甚至会故意早起来错开,于是两人像是在比赛哪个起得更早。也许,这就是小孩子的快乐罢!这边不知从何处流传了一句言子:“龙潭的米,蔺市的女”意思是说龙潭这个地方产的大米是顶好的,而蔺市的女子是最好的。乍一听有点好笑,哪有把人和米相提并论来比方的呢。但后来,我去远处去他乡念书,确实再也没有看到哪里再有像古镇的姑娘漂亮温柔又极具灵性的了。或许真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罢。

 

从那二楼砖房附近的一条小径往下走,沿途有好几颗不知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黄桷树,再继续往下走到底,便是青石板路铺成的老街。老街是大家的叫法,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这么叫它,许是祖祖辈辈都这么传下来的叫法,成了几代人记忆**同的文化符号。老街住的都是老居民,房屋古朴,木质的镂空大门,木雕的檐角装饰,木雕花纹的门楣,地道的榫卯结构,古朴的大木材柱子,青瓦白墙,这便是老街的建筑风格,烟雨中的江南雨巷就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的老街,有照相馆,有中老年活动中心,即麻将馆,我们这边也叫茶馆,那时候的茶馆虽然以经营麻将为主,但也是真的有开水和茶供应的。老年活动中心只能老年人娱乐,中青年是不会被接待的。以前老街上还有一家专门租书的店铺,里面什么书都有,最受欢迎的是古龙先生的小说,常常是被上一个租客租走之后,下一个书客只能时常来店里询问书回来了没有。店里多是旧书,那时的爱书之人还不太买得起新书来看,便愿意花几毛钱一天的价钱来租看。和店主商量好借书时长和天数,交了租金并押金,便可以把中意的书带回家读个痛快了。从前的人都极讲信誉,说好几日便是几日,几日后若没读完还要继续租,也一定会先还到店里来,再走一遍程序定好租书的期限。这租书的书店是我堂弟亲戚或朋友家的一个美女姐带我去的。极其的照顾我,不记得她的相貌和年纪了,只记得长得很漂亮,穿的衣服好看,素雅别致,像仙女一样。她还执意给我买了烧烤摊上的烤火腿肠。家里从小不让我吃外面的烧烤,偶尔路上看见别家的小孩吃,也教育说那种吃食不干净不卫生,对身体不好,我也从来不吃。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烤火腿肠那么好吃,也是我第一次吃外面小摊上的吃食。那次算是破戒,记忆中随着年纪的增长,后来却再也没见过那个爱读书又温柔的漂亮姐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